“最苛刻保姆20条家规”折射出家政业亟待提质

 新闻资讯     |      2020-03-25 13:39

近来,一份上海最严苛的保姆家规出现在相关家政群里,接单的保姆对此很不理解,保姆和雇主反映不一。雇主周女士提出的保姆入职20条,不要与小区保安或邻居家保姆议论家庭琐事,并透露我们家的隐私;未经允许,不要带亲朋好友进入家里……(6月30日《新闻晨报》)

被网友戏称“史上最苛刻保姆20条家规”的横空出世,比如,保护隐私和基本要求中提出,不要用拖把拖地,要用手和毛巾擦地板;再如,有关照顾宝宝要求标准非常高,抱宝宝时肩上放一块毛巾,宝宝的头要放毛巾上等,不仅让家政从业人员感到惊讶,很不适应,也引起了巨大的社会争议。

但纵观这20条家规,既没有任何歧视性内容,也无违犯法律法规的任何条款。如果,一方不同意,可以不签协议,这意味着,双方不会形成劳动服务关系。雇主周女士提出的保姆入职20条,不仅折射出家政服务越来越个性化,更暴露出家政业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不高,行业秩序混乱。

近年来,虽然家政服务业发展迅猛,但始终处于低端水平,从业人员基本是农村转移劳动力,整体文化素质低下,岗前培训流于形式,花钱购买资格证时有发生。甚至出现保姆虐待幼儿、老人以及偷盗财物、毒杀老人、纵火夺去一家四口生命等极端案件。雇主用得不放心,保姆干得不开心,俨然成为当下家政业的真实写照。

倘若站在微观市场机制的视角分析,家政中介是联系家庭与保姆间的纽带。当下家政业市场,雇主通过支付介公司费用后,找到适用保姆,从而让雇主和保姆构成劳动合同关系。不少家政公司为赚取中介费,见利忘义,几乎没有什么准入门槛。只要雇主一交中介费,就万事大吉了。家政公司作为重要微观市场主体,由于缺乏责任意识,家政业乱象丛生也在情理之中。

规范微观主体,需要国家从宏观层面持续发力。颇令人欣慰的是,今年3月份商务部会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实施守信主体“红名单”和失信惩戒“黑名单”制度;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2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会议确定的一条新措施,即鼓励本科和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以全面提高从业者素质;6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从10个方面,来规范家政服务业。这些系列公共政策的密集出台,主旨都是通过家政服务供给端变革,让“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联合给力,从而让家政服务业早日步入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