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一书,走天下:《建筑的故事》,活着的历史

 新闻资讯     |      2020-03-30 08:28

我们常常仰望星空,期待着能找到一个懂自己的朋友,想要诉说心事。然而,常常寻觅无果,我们也只能徜徉在自己的世界中。

古时候,建筑低矮,更容易看到星星。可还是有很多人不满足,想要站得更高一点,于是,大家便都喜欢登高、望远。

疏条交映,有时,我们也喜欢倚窗远望,沉思中,总是迷茫。人类总是喜欢回想从前,回想最初生活的模样。

说来也奇怪,人类的创造千千万,竟只有建筑,让我们可以一下子就回到几千年。仿佛踏上了时光机,冷冰冰的建筑,也好像一下子,就有了人的情感。

曾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英国作家,帕特里克·狄龙写过一本特别棒的建筑方面的书籍,那便是《建筑的故事》。

帕特里克·狄龙用讲故事的形式,向人们介绍了16座传世的建筑,从金字塔到帕特农神庙、从紫禁城到水晶宫、从文艺复兴到巴洛克,这本书既有宏观的叙事,又有微观的惊人的建筑细节。再搭配英国著名的手绘插画师——斯蒂芬·比斯蒂的建筑剖面图,给人以震撼的阅读的体验。

古埃及有一个法老叫左塞尔,他开疆阔土,政治清明,被人民奉为神明。可以说,在当时他是所有埃及统治者中,最为伟大的一位。

尽管如此,他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君王,依然害怕面临死亡。他想要永垂不朽,但他知道自己仅靠肉身,是无法征服时间的。

后来,他想到了石头。他命大臣为自己建造了一座巨石陵墓,这便是——左塞尔金字塔。左赛尔是埃及金字塔建造的开创者,同时他也用自己的陵墓,证明了建筑可以永垂不朽。

中国的很多帝王,也都有此好。陕西西安临潼的秦始皇陵,是我国保存至今中国最大的帝王陵墓之一。又比如,中国明朝皇帝的陵墓,明十三陵,坐落于我国首都北京的西北郊,也是一处神秘的所在。

不仅中国如此,国外也有很多类似的建筑。帕特里克·狄龙在《建筑的故事》中,所提到的泰姬陵,便是莫卧儿当时的统治者沙·贾汗,为他的爱妻所建造的陵寝。

泰姬陵的的每面墙上都镶嵌着华美的珠宝,同时,它的周围又有遍布溪流和水池的公园,环境非常地美好。沙·贾汗说,“看到这座建筑,便触景生情,让人悲伤。太阳和月亮都为之流泪。”

当人们搬出石洞,逐渐熟悉了用工具去建造房屋之后,便想要再为自己的梦想,去创造点什么的时候,教堂便出现了。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拜占庭帝国的梦想与希望,它成为了君士坦丁堡这座城市的中心,同时它还是游子们魂牵梦萦的地方。

它逐渐变成了一种信仰,教堂里烛光摇曳,经文飘荡,熏香袅袅,让人觉得,这便是天堂!

之后克吕尼修道院院长修建的克吕尼教堂,莫里斯主教至死都未得见的巴黎圣母院,无数人前赴后继,把自己的想象具象化,凝结在建筑之中,向人们描述着《圣经》的故事。

多少都城,向人们描绘着统治者的野心。帝王在宫殿上,站得高高,发号施令的同时,他也变成了建筑的一部分,威严、肃穆。

中国的建筑,与当时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建筑,都有很大的差异。为了追求不朽,那些高高的建筑,用石头垒起。而当时我们中国的建筑,即使是最宏伟的建筑,也都是木造结构。

亭台楼阁,曲线优美,山水相依,透着自然的和谐。与其他建筑相比,中国的建筑更考虑人的因素。

中国的园林是世界艺术的瑰宝,当你置身其中,无论你站在哪个点,都能看到一幅美丽的画面。

明朝的统治者修筑的紫禁城,金水河的河水流过庭院,直到送走中国的最后一位皇帝,如今,他依然沉默着,不去讲述那些空荡荡回廊里的故事,那些被命运裹挟着的无法诉说的凄凉。

人类历史上,多少王朝兴起又覆灭,然而有些建筑却保存了下来,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是我们无言的精神财富。

人类从森林中走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寻求庇护。遮风挡雨,是我们最初的诉求。温暖舒适,是我们进一步的追求。

我们逐渐成长,建筑,也更加结实坚固。人们逐渐在追逐华丽上下功夫,却忘记了何为朴素。为了获得更多的金钱,人们追名逐利,肆意挥霍。

纵观历史,没有哪一种华丽能够一直持续。当灾难来临,人们的理智处于上风,华丽便逐渐趋于简洁。

从古埃及法老的金字塔到古希腊的神庙,从罗马帝国时期的索菲亚大教堂,再到法国的巴黎圣母院和中国的紫禁城,这些抑或追求永生,抑或追求华丽,但终于越来越克制。

人们开始思考建筑的意义,就像我们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一样。当我们拥有了很多很多的金钱,然而又不快乐的时候,便会发现:其实,简单的生活往往最可贵。

正如作者帕特里克·狄龙在《建筑的故事》一书中所说:美丽不依赖于藻饰,最简单的事物,也许就是完美的。

苦难面前,我们发现简单的力量。如今,疫情当前。这个时候,活着就已经很好。简单的食物,也是美味,身边有亲人在,生活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