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疫情下的健康治理思考:重视公共卫生如同重视国家安全

 新闻资讯     |      2020-04-01 17:15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但并不妨碍我们思考到底该如何避免或降低未来潜在的疫情风险。目前,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反思和思考主要集中在如何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完善野生动物保护,倡导文明健康的饮食习惯等。这些思考已经比较深入和广泛,甚至提出了系统化的建设性建议。这些反思和建议无疑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和意义,但既然反思,何妨反思更深入一点,更彻底一点,毕竟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制与传染病预防控制机制只是一个国家健康管理体制的“冰山一角”。

此次新型肺炎疫情反映出我国在健康治理方面的一些短板、不足,以下我将作针对性分析和建议。

在我国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许多重要政府文件中,几乎是惯例性的将卫生健康工作放在民生工作中予以阐述。但卫生健康工作既是社会民生问题,又不能局限在社会民生工作上。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来的卫生健康工作的重要性就证明了这一点。

通常情况下,卫生健康工作是涉及民生问题,但随着新发不明原因重大传染病的频发,基因科技技术快速发展,卫生健康问题又不再是单纯的民生问题,已经成为涉及国家生物安全和国家安全的战略问题,有必要跳出民生的思维框架思考卫生健康问题,给予卫生健康工作更高的重视。

强大的卫生健康行政管理机构是保障卫生健康各项政策目标和具体任务得以贯彻执行、落到实处的关键。

在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过程中,一直强调“三医”联动,即医疗、医保、医药三方联动。但多年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和国家机构改革后,卫生健康行政管理部门就剩下“医疗”了,“医保”独立出来,由国务院直接管理,“医药”划归到市场监管部门。在基于民生的卫生健康工作思路下,这样的卫生健康行政管理机构还可以承担起担负的公共职责,但在面对突发重大传染病疫情和生物安全危机时,这样的卫生健康行政管理机构设置就显得力不从心,权力与责任之间的匹配度就不太相吻合,难以承担相应的行政管理职责。因此,有必要借鉴美国卫生与人类福利部、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机构设置经验,组建职能更全面,功能更强大的卫生健康行政管理机构。最好的“三医”联动就是“三医”归一个国家行政管理机构管理。

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基本框架是“四梁八柱”,尤其是四梁,概括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主要方面,即公共卫生、医疗服务、医疗保障、药品供应四个方面,在实践过程中逐渐演化成“三医”联动,公共卫生被弱化。

公共卫生是所有卫生健康工作的前哨和基础,它不仅是卫生健康的工作内容,更涉及生物安全和国家安全。应对公共卫生的重要性更加重视,否则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将再次发生。我们应该像重视国家安全一样重视公共卫生,建立现代化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

在卫生健康治理中,管理体制和管理机制固然重要,但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的作用发挥也必不可少。人类在与疾病、自然灾害打交道的过程中,科学家、医生、流行病学专家等专业人士的作用必不可缺。在某一个关键时刻或某一个特定情形下,医生、公共卫生专家、医学科学家等作出的专业判断对整个事件的发生、发展及预后起到关键作用。如何通过行业自律管理,使专业机构和业人士积极发挥作用,同时,通过相应的法律制度,尊重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的意见,保障独立性和尊严,也是卫生健康治理的重要方面。

卫生健康治理关系到所有人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所有人都是重大疫情防控的客体,也是疫情防控的主体。没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没有广大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和奉献,要想打赢疫情阻击战将难以实现。当然,广泛民众动员和社会组织的积极参与也跟治理的理念和原则是高度契合的,也是健康治理的应有之义。

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对整个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也是健康治理的重要维度。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互联网医疗、健康医疗大数据、医学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大部分省市通过互联网医疗手段缓解医疗机构就诊压力,在避免不必要的交叉感染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如果在疫情一开始就能启动疫情防控相关的诊疗咨询和医疗服务,会有更好的效果。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在本次疫情防控中发挥了疫情发展态势预测、疑似病人行程追踪、辅助医师CT读片、提供快速诊断参考等作用。完善的健康治理体系,除了管理体制、机制、多方参与之外,先进技术手段的充分应用也不可或缺。如何保障上述技术的能及时、准确、全面的应用到卫生健康管理的方方面面,也是健康治理的重要内容。

(作者系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医疗卫生法制研究室主任,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