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人武汉“守库”记:20天没洗澡,用米饭做蛋糕

 新闻资讯     |      2020-04-02 14:16

在朋友圈背景中,她穿着浅驼色的衣服静坐在桌前,低垂着眉眼,暖黄色的光打下来,背后是层层叠叠的书。

1月31日凌晨三点,她从被窝里爬出,和父母不辞而别,目的地是武汉市黄陂区的疫情防控捐赠物资联合应急仓库。在武汉,这个纤瘦女孩整宿熬夜整理数据,人称“凡哥”。

自1月26日,像卜凡一样的518名蓝天救援队队员,从全国各地甚至海外来到武汉,在黄陂的联合应急仓库工作。湖北省应急管理厅发文称,蓝天救援队为抗击疫情撑起一片“蓝天”。

随着疫情好转,3月25日,位于黄陂的应急仓库正式闭仓,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也逐步撤离武汉。湖北籍的队员皮建军送别队友。

1月中旬,皮建军在湖北江陵参加沉船打捞救援。1月20日,听说武汉的疫情有些严重,就从江陵直接返回武汉。

1月21日,他发现街上戴口罩的人比之前多很多,气氛也紧张了起来。大的医院都人满为患,医生们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全副武装接诊。

皮建军去武汉市急救中心帮忙:“之前一趟救护车只拉一个人,差不多半小时就回来了。当时要出去一趟,得一两个小时才能回来,一车拉好几个人。”

当时,存在不少捐赠物资运输、对接不畅的问题。皮建军和队友们开始用自己的私家车,帮医院转运物资。

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武汉这个堵车频繁、热热闹闹的特大城市,一下子变得畅通无阻。皮建军记得:“每条路都变成了高速公路。路上除了我的车,就只剩救护车。”

曾参与过缅甸仰光的洪水救援,也参加过云南鲁甸的地震救援,做公益救援多年,这是皮建军第一次遇到公共卫生事件:“和我们普通的救援不同,这次面对的也是看不见的敌人,丝毫没有经验。”

1月26日,在黄陂区邻近天河机场的地方,一个总面积7300平方米的疫情防控捐赠物资联合应急仓库投入使用。由蓝天救援队负责仓库的具体运维和调运分发。

仓库开始运转,皮建军却因为送物资时淋了雨,开始发烧。为了避免让同事们担心,他回到武汉的家里,自行接受隔离。所幸虚惊一场,不久后他又返回仓库。

安徽灵璧人卜凡颧骨微凸,眉目清冷,身高167cm,只有49kg。她还没结婚,和父母一起住。接到蓝天救援队增援武汉的倡议,卜凡想到,父母肯定不会同意她去武汉,1月31日凌晨三点,趁着父母熟睡,她悄悄从被窝里爬出,自己开车、带着帐篷出发。

车快要开出安徽时,天将亮。想着父母醒来就发现她不见,她给家人发了一条信息:“我去的是武汉外围,和病毒源隔得很远很远,有一级消毒和防护措施……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做公益,不贸然触碰任何危险、不安全因素。”

50多个国家的捐赠物资纷涌而来,包含防护用品、药品、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多个种类,受赠范围是整个湖北省。捐赠物品运来的时间不固定,转运组、仓管组、统计组都是随时待命。

卜凡和队友要统计核实相应的入库、出库数据,拍照,及捐赠、接收单位信息,电话通知相关单位等。

初期接收物资尤其多,且紧急。有受赠方无暇到仓库提货,需要卜凡和队友发快递给对方,最多时,一天要发出几千份快递。

“刚开始没经验,发出物资后,拿到的邮政单号一大堆,很乱,要一个一个去核对这些单号,经常到凌晨甚至通宵。”直至整条作业线规范后,情况得到改善。

卜凡记得,2月25日晚上11点多,库管组的队员在开箱清点物资。是一个的匿名海外捐赠者,捐赠了一百箱口罩。“打开箱子,大家眼睛红了。每个箱子里的几十盒口罩,每一盒和每一盒都不一样……你能想象到,这些不同的盒子,是他(她)跑了多少个超市和药店,才凑出来的。”

五十多天,卜凡唯一一次外出是和队友去雷神山医院送物资。当时雷神山已经有少量患者入住,工地还有很多建筑工人在施工。

“一路上,只有医院是最热闹的,其他地方都很安静,就觉得这个场景特别虚幻。”卜凡说。

在队里,卜凡被队友们称为“凡哥”,同组的队友孟致瑾说,卜凡感性又刚毅:“是领导也是小妹妹。”

疫情前期,仓库设备不齐全,最大的问题是洗澡。大家互相调侃,一人说另一人“头发都打结了”,另一个人回嘴“你头发都‘下雪’了”。卜凡和一群大老爷们一样,二十多天没洗澡。她说“在蓝天,没有女人,只有女汉子。”

但还是会被“偏爱”。3月11日,她端着一碗红红的草莓拍照,“以前不在意的,现在每一颗都珍惜,女生才有的福利”。

后勤组组长李克友说,仓库前后共20个女队友。除了像卜凡一样做统计工作外,转运组、仓库组、装车卸车都有女队友:“到这儿都是当女工,干体力活、搬东西。”

三八妇女节,没有鲜花,也买不到蛋糕。后勤组集思广益:“有个同事说那就做个蛋糕吧,把米饭剁碎了,放鸡蛋和牛奶,上锅蒸,蒸好了再倒上酸奶……”

吃饭时,后勤组把这个精心制作的“蛋糕”推出,一起喊“祝美女节日快乐”。在李克友这个56岁的中年男子看来,这样算得上仪式感满满。每次有队友过生日,后勤组也都会煮上一碗长寿面,在里边加个鸡蛋,几个大男人唱着生日歌端进队友的帐篷。

刚开始物资紧缺,吃的是湖南捐赠的30吨蔬菜和腊肉,蔬菜以萝卜和白菜为主。李克友说,每天都琢磨两种蔬菜怎么变着花样做,菜单里逐渐有了腊肉炖萝卜、腊肉炒白菜、腌白菜、酸辣萝卜条、蒸白菜、腊肉白菜汤……

采购也是大问题。因要与外接触,李克友在外出采购时,都要穿着防护服。每次采购、搬东西要2个小时,结束脱掉防护服后,他都满身大汗,“那真不是人能穿的东西,有两次我都快虚脱了。医护人员那么长时间待在里边,是真不容易。”每当这种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能出一点力是一点力吧”。

疫情前期,刚接手的库房还是个空库。“20多天不洗澡,都臭了。脱了身上这身队服,和要饭的真没什么两样。”后勤组一起铺设了临时的电线、水路、照明、供水、消防设施等,保障了队友们的日常起居。

做了十多年救援工作,只有这一次,他遭到了妻子的阻拦,但决定出发时,李克友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说自己“向死而生”,“如果真是最坏的结果……那至少父母还有兄弟能养,儿子也已经成年了。”

谈到公益时,高频词是“无私”、“奉献”。但李克友说,他从2008年加入蓝天救援队到现在,是有私心的,“我这一辈子除了做工程,除了赚钱养家糊口,多多少少做了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的一点私心。”

随着疫情好转,3月25日,位于黄陂的应急仓库正式闭仓。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也逐步撤离武汉,皮建军还在等待着武汉彻底解封。

她晒了一张自己被泡得皱巴巴、破皮的脚丫子,说“每天鞋子都是湿了干、干了湿,今天终于到家可以换双鞋子了”,后边是一张灿烂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