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民营银行:2019财报全线大涨,微众再度登顶|馨金融

 新闻资讯     |      2020-05-11 12:09

昨天晚间,微众银行披露了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微众银行全年实现营收148.7亿元,同比增长48.27%;实现净利润39.5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67%。

事实上,在此之前已经至少有11家民营银行披露了2019年业绩,他们的业务规模与营收利润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除了微众银行之外,另外一家巨头系民营银行网商银行也在2019年实现了超过90%以上的净利润增长,资产规模接近1400亿元。

从业务与营收量级来看,其他银行与前两者还是有着较大差距,其中规模较大、在消费金融业务方面相对激进的新网银行净利润突破11亿;三湘银行、富民银行和亿联银行虽然净利润规模还停留在1到3亿的量级,但都实现了三位数的同比增长。

2019年的市场环境、监管变化对于整个新金融行业而言都是一次大考,「共债风险」持续攀升、逾期抬头、业务规模缩减、风控策略收紧在许多细分领域里都是常态,甚至连大行的零售业务也并不例外。

在这样的背景下,民营银行们其实也经历了一次压力测试。从结果来看,他们的成绩可圈可点,尤其是头部平台在消费贷款、小微企业服务等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这也使得其成绩单的含金量进一步提升。

此外,对于新兴机构而言,2019年的快速发展更难得可贵之处在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验证了自己的业务模式。虽然成立时间尚短——即便是首家开门营业的微众业银行成立也刚满五周年,还尚未接受过周期波动的检验,也缺乏对抗「黑天鹅」的经验,但却能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下保持稳定增长。

截止到目前,已经披露年报的民营银行确实都交出了一份不俗的答卷,无论是成立较早的银行还是2019年刚刚获批开业的新玩家,在资产规模、营收和净利润等指标上都呈现全线上涨的趋势。

具体来看,表现最为抢眼的依然是微众银行,其在资产规模、营收和利润方面均居于行业首位,且保持了高速增长的态势。

财报显示,截止到年末,微众银行资产总额达2912亿元,比年初增长32%;各项贷款余额达到1630亿元,同比增长36%。这个数字虽然不能与大行零售业务动辄万亿的规模相比,但是一个可以参考的坐标是城商行中的翘楚南京银行——其在2019年零售贷款余额为1293亿元,其业务规模可见一斑。

此外,微众银行在财报中强调,其服务的个人有效客户数突破2亿人,较上年末增长68%;各项存款余额较年初增长53%至2363亿元。从这个角度来看,其资金端、资产端保持了均衡发展,这也是其能够保持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微众银行以外,依托于阿里生态、以小微金融服务见长的网商银行在2019年实现净利润12.56亿元,同比接近翻倍;新网银行的净利润则同比增长207%至11.33亿元,逼近网商银行的利润规模。

以亿联银行为代表,其2019年资产规模同比增长133%至313亿元,营收同比增长488%至9.5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2倍;辽宁振兴银行的情况类似,其在2019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46%和457%;苏宁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20倍。

当然,这种非常规的高增长与他们业务发展的前期基数较小有关,而这种趋势能否保持还需要更长时间和周期的验证。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整个2019年,民营银行的不良表现普遍迅猛上涨,前述增速最快的亿联银行和振兴银行都从0不良直接增长超过1个百分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全行业「共债」风险上升趋势下,需要对风控策略甚至监测口径做出调整。

为此,微众银行已经率先在2019年的年报中,将不良贷款标准由逾期90天改为60天,这也是其不良率上浮的原因之一。事实上,此前包括大行、股份行等在内的许多传统银行已经率先调整了相关标准,这也将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之一。

从民营银行的要求以及各自定位来看,专注于个人、小微、三农以及新兴产业服务等普惠金融领域是其与生俱来的使命,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与银行的零售业务相重合。

而由于经济下行的冲击,「共债风险」的上升,以及监管的趋严和市场利率波动带来的影响,许多传统银行,甚至是大行的零售业务也在2019年历尽波折。

以信用卡业务为例,根据根据央行《2019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中,2019年在用卡量达到7.46亿张,同比增长8.78%,增速较上一年减半;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同比增速腰斩。

而在逾期方面,已发布财报的银行中,信用卡不良表现普遍处于快速上行阶段。交行、民生的信用卡不良率分别达到2.38%和2.48%,分别较上一年同期增长了0.86、0.33个百分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民营银行在2019年所取得的增长显得更加不易,尤其是相比于传统银行们,他们在资金端面临着没有网点支持、资金成本高企的先天缺陷,这也意味着在资产端必须匹配相对应资产的同时,其能选择的范围更小、风控压力也更大。

而这种逆势的快速增长背后,其实是以互联网生态和产业生态切入、以数据驱动的业务模式的优越性,前者提供了增长的基础,而后者保证了增长的质量。

以微众银行为例,作为国内首家民营银行,微众银行是眼下业务模式最为清晰、业务线也较为完整的银行之一。从2015年的拳头产品「微粒贷」推出以来,其已经形成了包括大众银行、场景银行、直通银行在内的三大业务板块。

除了依托于微信生态的「微粒贷」之外,微众银行在2019年与持牌机构合作推出了基于视频场景的消费信贷产品「小鹅花钱」,其中微众银行提供个人银行账户服务,合作持牌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服务。「小鹅花钱」以腾讯视频作为触客渠道,开通后绑定微信支付即可在线上线下渠道进行消费、提现和分期,并且与腾讯视频的会员权益产生联动。

而微众银行对小微业务的尝试,则是对于其「用数据和技术解决金融供给不均问题」的探索。

典型如微业贷,这个被称为企业版微粒贷的产品于2017年11月开始在深圳地区试运营。相比于微众擅长的个人授信模式,他们还选择了一种难度更大的企业授信模式。

财报显示,截至 2019 年末,「微业贷」为民营企业中的23万户普惠型小微企业提供了信贷服务,贷款余额约为年初的2.5倍;企业数量是年初的3.4倍,其中61%为首次获得银行授信,而这些企业的就业人数超过200万人。

事实上,不只是微众银行,年报中增长较快的几家民营银行,包括网商、新网、亿联也都在互联网生态、产业生态拓展和技术驱动方面投入颇多。其中网商借助阿里生态拓展小微贷款,亿联银行则基于美团的业务网络迅速切入生态。

尤其是今年一季度疫情蔓延所创造的特殊环境,更是将这种生态粘性和数据驱动优势发挥到了极致,这些银行能够快速捕捉到用户需求,提供服务并且有针对性地提供免息、暂缓还款等优惠政策。

其实无论是产品和渠道层面的拓展,还是与之相对应的风控逻辑的支持,其最底层的根基还是技术的不断迭代与进化。

在去年讨论银行财报时我们就提到过,对比2018年的数据,微众银行的IT投入在银行业中占比最高。一年之后来看,微众银行2019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为9.2%,科技人员占比达到近6成。

虽然过去一年国内银行业金融科技投入整体投入力度不断增大,但微众银行以及整个民营银行领域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依然保持着优势。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案例是,在最近知识产权媒体IPR Daily发布的2019年全球银行发明专利排行榜(Top100)中。在2018年榜单中排名第五的微众银行,今年以632件专利成功跃居首位,超过「宇宙行」和中国银行。

从这个角度来看,民营银行在2019年业绩的「含金量」远远超过我们目之所见的规模和利润,数字化的运营方式以及技术驱动的优势才是未来银行角力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