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三种教育方式,各有利弊

 新闻资讯     |      2020-05-16 10:19

大连男童杀人案让人唏嘘不已。这么小的孩子,用凶器将另一个孩子无辜地杀害。是怎样扭曲的性格促使他有如此行动,作为大人、作为家长,我们必须要深刻反思,不让伤人或杀人事件再度重现。

俗话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作为第一任老师,我们不仅要用心呵护孩子身体成长,更要关注孩子的心理成长,使他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的人。

怎样做才是对孩子真正的爱?让我们一起看看古代的人是如何教育孩子的。相信对你会有所启发。

春秋时卫庄公特别宠爱自己的爱妾,对两人所生的儿子州吁,更是宠爱有加。放任他骄奢淫逸,不学无术。这时有一个叫石碏的大臣主动劝谏。他说:“爱自己的儿子,一定要以正确的礼法来教导约束他,这样才能使他不走上邪路,家庭才能和谐,国家才会安定,骄傲、奢侈、淫欲、放荡,是走入邪道的根由,这四者所以产生,是宠爱、得益过分的缘故。人受到宠爱很难不骄傲。卫庄公不听老臣石碏的劝告,后来,州吁变本加厉,谋反作乱,杀了自己的哥哥桓公自立。

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泆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

生活中很多人变着花样宠爱溺爱自己的孩子。一家人以孩子为中心,孩子所有的要求全部满足,饮食起居没有规律,一切事情替孩子代劳……殊不知,你的迁就和不舍都会葬送孩子的独立的人格。

宠爱是一副毒药,可还是有很多父母愿意把它给孩子吃,待到孩子成年后在父母面前“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甚至做出过激行动。家长真是自酿苦果,苦不堪言。

《孔子家语·六本》记载,有一天,曾参在瓜地锄草,错把瓜苗的根锄断了。他的父亲曾晳发了怒,拿起棍子就打他的后背。曾子倒在地上,好长时间都不省人事。后来,曾子苏醒了,高兴地站起来,走上前对曾晳说:“刚才我得罪了父亲大人,大人用力来教训我,没有受伤吧?”然后回到屋里,弹着琴唱起歌,想让曾晳听到,知道他身体没有问题。

这件事后来传到孔子的耳朵里,孔子会表扬曾子吗?没有。孔子反倒用舜的例子来教育他。舜的父亲用小棍子打他,他就挨着;用大棍子打他,他就逃走。所以舜的父亲没有犯下不遵行父道的罪,舜也没有失去尽心尽孝的机会。现在曾子侍奉父亲,挺身等待父亲的暴怒,打死也不躲避,自己如果死了还要陷父亲于不义之地,这是世上最大的不孝了。

古人常说棍棒底下出孝子。曾子就是棍棒下的孝子。不过,曾晳教子也太过严苛了,失在太过,不过对今天宠溺孩子的家长也不乏借鉴意义,适当的责罚也是教育中不可缺少的内容,他和表扬教育一样,都是教育的重要手段。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孟子的学生公孙丑有一天问老师:“君子不亲自教育儿子,是什么道理?”孟子回答说:“是因为情势上难于施教啊,教育必须教以正道,用正道教而没有成效接着就会发怒,接着发怒便反而伤感情了,(儿子会埋怨说)‘父亲只对我讲正道,可你自己却不按正道来做。’于是父子互相伤了感情,父子间互伤感情,关系就恶化了。”

公孙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孟子曰:“势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于正也。’则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则恶矣。”《孟子·离娄章句上》

这句话是说,古时候互相交换儿子来教育,使父子之间不以善相责备,不以非常好的品行作为标准来要求对方,以高标准责备对方就会产生隔阂,那是家庭最不吉祥的事情了。

易子而教在今天,特别是很多城市家庭,很多家长很难接受。总是担心别的家长是否会对自己的孩子视如己出,毕竟人心隔肚皮。其实,做不到这一点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变思路,在教育子女的时候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你面前的孩子不是你自己的,或者假设自己不是孩子的父母,面对亲戚或朋友的孩子,你会对他有那么高的要求吗?或许只想用善良的心把他养育成人,但责备的话,可能都不会说。 看过一个电视剧《养父的花样年华》,养父三十年来含辛茹苦养大四个非亲生孩子,对他们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面对两个女儿之间的妒忌,他也是用真心化解。他对孩子没有过分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能考上大学,好好读书。后来,几个孩子都成了正直善良的人。

所以说,教育孩子是正道,没错,但关键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发怒、不生气,有耐心。记得《圣经》里有一句话:爱是恒久忍耐。对子女就要有恒久忍耐,坚持原则的同时也要忍耐子女成长的速度,他可能没达到你的要求,不急躁、慢慢来,潜移默化,因势利导,总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教育子女是每个父母的人生必修课,教育孩子的过程也是自己成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多琢磨、多思考,多实践,有爱心,有耐心,有恒心,把握度,相信我们会成为优质的父母,孩子会成为优秀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