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原罪懒惰”,最后的打猎民族,也被世界的繁华所侵染了!

 新闻资讯     |      2020-06-06 10:21

不过,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哈扎族人生活的区域中有一部分是一般游客难以进入的。这一地理特征使得研究者可以将哈扎族人与现代社会接触程度的差异作为外生变量,来衡量文化因素对于人类经济行为的作用。

除了捕猎斑马,他们一般都会捕抓豪猪,抓住后,就地煮熟内脏立即吃掉,被猎杀的动物则抬回部落里进行分发。弓箭是哈扎男性拥有的唯一财产。哈扎人认为为什么要花精力去耕田,能吃饱就可以了,还计较这么多。

“人类的原罪懒惰”,最后的打猎民族,也被世界的繁华所侵染了!过去的哈扎族,不是狩猎,就是在炼制弓箭、采集食物的路上,即使有空闲也是教导部落里的孩子学会捕猎。但现在,他们找到了传统生活之余的又一乐趣,男人都懂的烟酒之乐。

哈扎族,最后一支依靠狩猎采集的部落,这是人类文明征程路上最后一支拒绝现代文明的部落。今天,我们来继续详解哈扎族的另外一面,以一个客观的视角看这支正面临消失的部落。

生活在坦桑尼亚荒野角落的哈扎部落是非洲最后以狩猎和采集为生的原始部落之一,不论世界变化的脚步有多快,部落里的人们依然过着与祖先相同的生活。但时至今日,部落居民要坚持原始的生活方式变得越来越困难。

有一部分哈扎族人聚居的区域与当地一个乡镇相邻,他们能接触到很多外地游客,会把自己生产的弓和箭卖给游客,并在乡镇的集市上购买食物、酒类和其他物品。而与他们隔湖相望的另一个哈扎族人群落则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因为道路不便,外地人需要徒步数天才能到达这个群落,因此这个群落的哈扎族人很少能接触到现代社会。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猎人,哈扎族人已经在非洲东部生活了40000多年,现存人口数量大约为1000,其中完全保持原始饮食和生活方式的约为200~300名。研究表明,哈扎人可能拥有着地球上最丰富的肠道菌群,据统计,他们肠道菌群多样性要比美国人高出40%,比英国人高出30%,并且拥有许多独一无二的菌种。

这得益于他们丰富的食物构成,比如,一个普通的哈扎人,一年会吃将近600种动植物食物(西方人一年少于50种),并且由于食物的季节性,狩猎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肠道菌群组成也呈现四季变化。

据统计,目前约有1300名哈扎人生埃亚西盐湖和东非大裂谷高地之间的干涸山丘之上,其中100到300人仍在通过狩猎和采集获取日常所需食物。哈扎人祖先最早聚居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下的塞伦盖蒂平原,距离人类最重要的史前遗址之一、发现能人化石的奥杜威峡谷很近,距今约190万年。

猴面包树广泛存在于哈扎族人生存的地区,果实是哈扎族人的主要饮食来源之一,具有坚硬的外壳,易于裂开。富含维生素、脂肪,当然还有大量的纤维。其维生素C含量是单个橙子的三倍。将果实溶解在水中,搅拌获得浓稠的液体,作为早餐“粥”食用。

哈扎族人也是检验人类各种偏好演化起源的理想被试,因为他们所生活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与农耕文明出现以前人类大部分进化期所处的环境最为相似。最为重要的是,即使哈扎族人与现代社会是相对隔绝的,但族群中还是有一部分人因为旅游业与商业开发的介入,增进了与现代社会和市场活动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