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轻大学校长23次裸辞,“沦落”为文化苦行僧,校方竟回:批了

 新闻资讯     |      2020-06-24 01:27

1992年,余秋雨第一本文化散文集《文化苦旅》在上海南京东路新华书店首发,来了50多家媒体,就这么吆喝的效果甚微,竟然压下了一万册库存。出版社的领导去欧洲考察,遇到余秋雨的同学 --《收获》的副主编李小林,跟她哭诉,“这咋办啊?”

没想到该领导刚回国,就听到书就从各大学校里爆了的消息,直接卖破150万册以致于断货,在那个时代,这个数据实在惊人!甚至以燎原之势烧遍全国各地,开启了风靡一时的文化散文大热,至今畅销不衰。上到专家教授,下到街头走贩,人手一本。

那年,不止是出版社领导,余秋雨本人同样惊讶:原来历史沉思、人文喟叹,不光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专属啊,中学教师、公司职员、书摊大爷同样有一颗热切关注文化的心,一样有这样高级的文化需求。

在当时急需文化滋养的时代,余秋雨发誓要把历史人文知识,带到广大人民群众中去,为此,他前前后后也确实做了很多努力。

1991年,这年我刚出生,余秋雨已经是上海戏剧学院院长,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与此同时,他还出版了《世界戏剧学》、《中国戏剧史》等一系列学术著作,不仅如此,更牛掰的是,老余拥有上海市写作学会会长、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等十几个荣誉称号的高级玩家。这么一来,老余可谓是名誉双收,达到了文化教育界的人生顶峰。

然而这个被文学艺术青睐的宠儿在外界看来太喜欢闹腾了,43岁的余秋雨居然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裸辞”。在递交了23次辞职报告之后,他如愿以偿地辞去了所有职务,原因是他搬出了陶渊明的《归去来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他来到西北高原,开始考察中国文化古迹。他将旅途中的所见所感连载成厚重蕴藉的散文寄给自己一个编辑朋友然后继续踏上孤独的旅途。一年后,编辑告诉他,他的连载火了,害老余兴奋得几夜没合眼。

1992年,《文化苦旅》集结出版,印刷发行量突破150万册,而更夸张的是盗版的数量竟然是正版的18倍!众多出版社争相抢夺余秋雨的书目版权。

余光中评价:“中国散文,在朱自清和钱钟书之后,出了余秋雨。”金庸更是认为他与鲁迅可谓平起平坐。编辑王国伟在采访中说,这本书面世二十多年,依然是东方出版中心销量最好的书,光它产生的利润,就能养活一家出版社。

余秋雨很直接地表示,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根本原因,在于他写了很多畅销书。据2002年统计数据,国内近十年来的十大畅销书中,余秋雨一人独占了三本。

二十多年来,《文化苦旅》一书,收获了无数荣誉:它是上海读者投票评选出的三十年来影响最大的一本文学书,是全国文学书籍十年排行榜前10名,甚至是全球华文书籍十年排行榜前10名……

它还被选为全国中学推荐次数最多的课外读物,中国家长邮寄给留学子女最多的一本书,以及新课标中学课外阅读推荐书目,多篇文章入选北京市高中语文课本,是大师写给孩子们的人文精神启蒙书。

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呢?有生之年,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去很多的地方,但读《文化苦旅》,余秋雨可以用他的文字带我们领略丝绸之路、河西走廊、茶马古道……这些壮丽景观深厚的历史与人文底蕴。

现今日头条联合磨铁图书,推出“余秋雨定稿合集”,其中最新定稿版《文化苦旅》足以打败其他版本:由余秋雨历时一年亲自修订的唯一定稿版。券后14.8,与旧版相比,变动篇幅接近50%,部分篇目新增“秋雨注”,增添名篇内涵,加入当下视角,装帧精美,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成为畅销作家,不是余秋雨本来的目的,但余秋雨从不抗拒这一点。已经走出书斋的他,只想再一次踏上旅途。

1999年,余秋雨受香港凤凰卫视《千禧之旅》节目组之邀,踏上了考察人类古老文明遗址的旅程,途径伊朗、伊拉克、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地,每天出一篇专栏。自那以后,余秋雨被捧上神坛,成为全中国男女老少的文化偶像。

他穿越数万公里的危险地区,追寻文明盛衰的线索。在9·11事件之前,他是第一个向外界播报恐怖主义控制地区实际情况的学者。他在途中写成的文章收录在《千年一叹》中,目前这本书再版了70余次。

2000年,他又跟随凤凰卫视《欧洲之旅》节目组,去了26个国家96个城市,写出了《行者无疆》。

辞职、旅游,还是去别人不敢去的地方旅游,千禧年来临前已经56岁的余秋雨,已经有了当代想去看看世界的年轻人的觉悟,这也是老余最值得赞颂的勇气所在,这是当代许多人甚至年轻一代都不曾拥有的作风。

如今,“余秋雨定稿合集”推出的首批作品《文化苦旅》、《行者无疆》、《中国文脉》、《千年一叹》,重拾中华文化价值。从黄河文明、江南世态、文人品格、海外寻迹……蕴涵历史、哲思、文采、人生。

纸张非常有质感,闻起来有广阔土地 气息。人这一生,很难走遍全部疆土,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在书中也可以提前“行万里路”,足矣。买给家里小孩看看,也是很好开阔眼界的几本书册,总比天天盯着电子产品看书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