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和湘云为什么不如黛玉,因为黛玉的人品修养远远高于这两个人

 新闻资讯     |      2020-06-30 05:04

在一般人看来,只有三观相近,个性相投的人才会走得近,才会成为朋友,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身世、经历相近的人接触更多、纠葛更多,这个东西就叫圈子。

比如在贾府里,邢岫烟是极喜欢宝钗的,她家境贫寒,父母又是酒糟烂透的性子,人人瞧不起,薛姨妈看中她不卑不亢,是个荆钗布裙可以持家的好姑娘,许给了豪富之家的薛蝌,而且两人年貌相当,彼此有意,可算是一般人做梦也求不得的好婚事,可是她却是先取中薛宝钗,再取中薛蝌,可见她对宝钗之敬重。

可是不管岫烟多喜欢宝钗,凤姐安排她进大观园,却是跟迎春住在一起:邢夫人难缠,这关系又复杂,送到迎春处才是最合适的选择,又比如,贾兰嫡亲的叔叔宝玉跟人发生冲突,他却不闻不问,声称跟咱们不相关,可是跟庶出的贾环却来往密切。贾兰与宝玉的血缘关系比贾环亲近多了,原因就在于他们都不受宠,惺惺相惜。

所以我们在红楼梦里,就可以看到,湘云看不惯黛玉,黛玉老针对宝钗,可是这三个人相爱相杀,比一般人的交集更多,因为她们有共同点:都是贾府的亲戚,借居在贾府,他们就是一个圈子里的。湘云可以看不惯黛玉,针对黛玉,但是她却不会指责迎春怯懦,让邢岫烟爱了委屈,因为迎春是主人,无论怎样,客人没有指责主人的权利。

也正因为她们之间存在着矛盾冲突,人物的性格才会充分表露出来,我们才能清楚的看到,黛玉虽然小性儿爱吃醋,可是她有一点是宝钗和湘云都比不上:黛玉的品德修养非常高,谨守大家闺秀的规矩,懂得分寸。

湘云喜欢宝钗,曾言,有这个姐姐就算没有父母也是没有妨碍的,史湘云性格上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较直率,最重要的是有侠气。十二个小戏子,她挑了大花官葵官,改名叫韦大英,意思就是唯大英雄真本色。芦雪庵吃鹿肉说自己是真名士自风流,她的性格里面就有侠义好打抱不平的特点,邢岫烟受丫头婆子的欺负,她第一时间就是要教训她们去。

年龄尚小,不懂感情纠葛,只知道黛玉性格狭隘爱吃醋,动不动就针对宝钗,而宝钗又从不介意,于是湘云要打抱不平,替宝钗出头。

黛玉与湘云开玩笑,湘云不满:你也犯不着见一个打趣一个,能挑出宝姐姐的毛病我就服你,黛玉就冷笑:我当是谁呢,她的毛病我哪里敢挑。虽然口气酸溜溜的,却是没有提及宝钗的缺点。生气也罢吃醋也罢,总归有个分寸。而且黛玉也知道湘云心思单纯,她不明白其中的纠葛,只以为黛玉借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见一个打趣一个,她把湘云当个孩子,不计较。

对比一下史湘云,一个大家千金,却与贾府的奴才袭人鬼鬼祟祟起来,史家家境败落,即使是小姐奶奶晚上也得做针线,这是史家的私事。贾府自有针线上的人,赵姨娘批评探春不为贾环做鞋,就引得探春大怒,更何况黛玉身体不好,医生让其静养,所以老太太不许她动针线劳累身体,这是很能理解的事情。可是史湘云就针线一事对黛玉嗤之以鼻,袭人一挑唆,史湘云对黛玉越发愤愤然,自降身份,与奴才议人是非,见识跟赵姨娘这样愚蠢无知的人一般。

君子绝交不出恶言,宝钗因为绣春囊事件,搬出了大观园,根本没有跟史湘云商量,借着把她打发去找探春之机,自己先去李纨处,先斩后奏,把湘云塞给李纨。湘云才明白自己在宝钗心中的地位,充满了失落,中秋节晚上对着黛玉发牢骚: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现在倒自己家去团圆了,黛玉虽然对宝钗与宝玉相厚,终有嫌疑,却并不会火上加油,借机加些谗言,拉拢湘云,或者顺着湘云的话头,发泄一下对宝钗的不满,这就是一个人的品行修养的体现。

请再看宝钗,追着蝴蝶来到滴翠亭,因为蝴蝶飞远了,宝钗也无心扑了,刚欲回来,只听滴翠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原来这亭子四面俱是游廊曲桥,盖造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槅子糊着纸。宝钗在亭外听见说话,便煞住脚往里细听,

黛玉也有过偷听,她去怡红院,听到袭人湘云热火朝天,毫不避讳的议论自己,于是偷听宝玉说话。与宝玉相关,跟自己相关的事情,偷听也是人之常情,宝钗在商翠亭,追不到蝴蝶本来就要走了,可是一听到亭子里有人说话,并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人家在议论什么,便煞住脚细听,不仅听了,听到偷情的事情也不知非礼勿听回避,直到小红说,怕人家听到,要把亭子的隔扇推开,无处藏身了,才想到要脱身,用金蝉脱壳之法,把自己摘了出去,这行径别说大家闺秀,简直就是那些吃饱了饭没事干,喜欢东家长西方家短,到处探听人家隐私的八卦婆。

黛玉经常针对宝钗,姑且认为宝钗这样做情有可原吧,对待一心把宝钗视作亲人的湘云又是如何呢?

宝钗一样会嚼老婆舌头,传别人家私事。湘云出于信任,把自家的烦恼告诉宝钗,宝钗一边说着,我这是为你好,别想着我小瞧了你,一边为了拉拢袭人,将史家的家事,添油加醋全告诉了袭人。而傻乎乎的湘云还要表忠心:我要是不信你,怎么肯把家里的烦难事告诉你。

在贾府里,老太太是湘云的姑祖母,宝玉是湘云的表哥,可是她有烦难事,却选择了告诉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薛宝钗,这是她对宝钗无比信任和依赖,她为什么不说,无非是不想让亲人替自己操心难受,也不想大家知道史家败落。

聪明如宝钗,本来应当很能体会这一点,薛家节俭到香菱弄脏了件衣服都会被骂,可是办螃蟹宴,送人参,送衣服,宝钗却是大大方方,毫不犹豫,也是不愿意让人看出薛家败落让人瞧不起,己所不欲,勿施之于人,可是为了心里那点私念,宝钗把史家的“家丑”一股脑倒了贾府的一个下人听。

风雨夕,黛玉与宝钗结成金兰契,黛玉提到自己无意中说西厢记的词句: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真正善良的人从来不标榜自己,甚至是不自知的,黛玉以为自己会小性子,会做出不饶人的事情。事实是,她看到宝钗一副贤妻良母状在宝玉身边绣肚兜,只捂嘴笑没有说破,明知道湘云找借口为宝钗打掩护,只冷笑不说破的时候,她已经用行动为自己的善良和单纯做了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