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的国君,可能会完全出乎你的意料

 新闻资讯     |      2020-07-24 02:04

夏启,母亲为涂山氏。传说,禹与涂山氏在台桑结亲的当天,禹受命于舜去治水的差遣,于是,第二天就和妻子分别了。怀孕的涂山氏在思念中生下启,三年后就死了。

《山海经》里对夏后启本人的记载,就这么两条,说他“乘两龙”、“上三宾于天”,颇有神的气质,大概夏人是把他们这位开国帝王当神灵来看待的。

当时,大禹正在治水,没有时间照顾启,邻居就把启送到了启的外公家抚养。所以,启幼年就失去了母亲,是个苦孩子。十三岁的时候,启才回到大禹的身边。可是父亲整天为国事操劳,启很多天也不能和父亲见上一面,他和老师们学习,住在东宫里。

大禹终生劳累,到了晚年,腰也弯了背也驼了,胳膊腿儿也伸不直了。他选了个接班人,名字叫伯益,是跟着他一起治过水的人。

大禹所以没有禅位给伯益,是因为大禹发现他两面三刀,人前一样,人后又一样。他见大禹迟迟不把位子让给他,就生了坏心。有一次,他请大禹帮他去看看由他执笔画的治水图。他请求大禹跟他到山顶上作实地调查。

此时的大禹还没意识到伯益在害他,以为是伯益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他死死地用手抠住石头,向上面大喊:“伯益一快拉我一把,快。伯益以为大禹已掉到悬崖下面去了,正在得意,忽听大禹在下面喊他,吓得他激灵一下,低头一看,悬崖边的巨石上有一双手紧紧地抠住了巨石的裂缝。

他想掉头跑开,忽然想起自己的计划,于是,恶狠狠地走到悬崖边高抬起罪恶的脚,朝着大禹的手踹了下去。只听大禹惨痛地大叫一声双手松开了巨石,身子坠入了悬崖。伯益趴在悬崖顶,探着脑袋朝下看,半天也没有声音,伯益用鼻子哼了一声,慌慌张张地下了山。

大禹跌下了悬崖并没有死,悬崖下是一个死水泡子,里面的水草长得很厚大禹掉进去后,简直就像掉在厚厚的海绵垫子上一样。大禹慢慢浮上岸,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大禹毕竟年纪大了,遭此一劫后就病倒了,大禹的儿子启要去找伯益报仇,大禹不让启离开,让儿子守在自己的身边。几天后,大禹就病死了。启自行袭位,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一一夏。从此,原始社会宣告结束,开始进入了奴隶制社会时代。

启也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帝王(有的史学家认为禹是第一个帝王)。他故弃阳翟,西迁到大夏(今汾河流域),建都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

启即位后,攻杀了禹选定的继承人坏心眼儿的伯益,开创了世袭的家天下制度。和启同姓的有扈氏部落(在今陕西省)不服,启发兵攻打,被有扈氏打败。为了贏得民心,启便严于律己,过着粗茶淡饭的俭朴生活,还尊老爱幼,任用贤能。

然后在人民的支持下他再次出兵攻灭了有扈氏,巩固了王位。这以后,他一反以往的作风,生活变得腐化起来,整天饮酒作乐,歌舞游猎。传说他曾创作了名为《九韶》的乐舞。夏启的宫殿中一整天钟鼓齐鸣,歌舞不停。有时,夏启还自己去演奏乐器,手持钟槌,叮叮当当地演奏编钟,痴迷得忘记去上朝。

启的年纪老了以后,他的几个儿子激烈地争夺继承权。小儿子武观(一说幼弟)因为争得最凶,启就将他放逐到黄河西岸(今陕西省一带)。武观聚众造反,启派大将彭伯寿将他打败,并押来见启。武观只好认罪服输。不久,启因为荒淫过度而病死。

夏启的出生《史记·夏本纪》记载:“禹伤先人父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舜借治水之故,将禹支开,乘此机会机与禹的妻子涂山氏私通,生下了后来的启。原来所谓的“启”竟然是舜帝之子!

重新明确了启的身份,那么以后的诸多谜团也就迎刃而解了。《楚辞·天问》洪兴祖补注引《淮南子》说:“禹治鸿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生启。”清代学者马驌《绎史》卷十二引《随巢子》也说:“禹娶涂山,治鸿水,通辕轘辕山,化为熊,涂山氏见之,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生启。”实际上,这则母死子出的神话核心并不是启的出生,而在于禹妻的化石而死。涂山氏见到自己的夫君,羞愧于自己的行径,触山而死,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舜帝因为其子商均不肖,又以禹治水功高,且能平定三苗之乱,所以便作个顺水人情,“荐禹于天,为嗣。”这样既满足了禹的要求,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舜帝这一看似完美的计划不幸被禹的同姓诸侯有扈氏所知,所以他极力反对禹传位于启。

这时的禹进退两难,虽然怀疑启的出身,但远古时代不像现在可以有条件作个亲子鉴定,况且自己只有启这一个名义上儿子,只得尽力平息这一谣传。所以《庄子·人间世》说:“禹攻有扈,国为虚厉,身为刑戮。”至于启是否真为自己所生,只能凭由天命了,如上引《战国策·燕策一》所说:“禹授益而以启为吏。及老,而以为启为不足任天下,传之益也。启与支党攻益而夺之天下。”启由于得双方的共同支持,所以“朝觐讼狱者,不之益而之启,曰:“吾君之子也。”“讴歌者,不讴歌益而讴歌启,曰:“吾君之子也。”于是,夏启作为“两君之子”便顺利地继承了王位。

夏启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帝王,开创了我国奴隶制社会,也是帝位从禅让制变为世袭制的第一人。